Posted on

。 这是新西兰首次发现该毒株 。4月11日至15日抵达新西兰的两名返回者中也首次发现了Omicron的另外两个子毒株——

此前的调查显示,在沪工作的外国人已达21.5万,占全国的23.7%,居全中国首位。

网传截图,为了团购和做核酸,外国人也要靠微信流,但首先就被微信翻译坑了一波……

突如其来的疫情影响了每个上海人的生活,严格封城下,这些外国人怎么样了?他们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据1News报道,3月30日,因为新一轮疫情的爆发,上海开始严格封城,David Foote和他的中国伴侣Katrina已经居家一个月了。

“我们是要找路去机场的,但现在这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地铁不开了……出租车也没了,要找一辆有许可证的车。”

“不是检测的时候走出家门的话,大概率会有穿白色制服的人朝我们吼,喊我们回去。”

封城也给两人带来了经济方面的代价。Katrina是学前老师,因为封城无法工作,两人现在就靠Foote的工资过活。

对于一个新西兰人来说,封城并非陌生的概念。但和新西兰不一样,上海人不能去超市。

“我们得跟邻居商量,找许多人都想要的东西。大批采购是有的,就是要找到一个愿意发货的供应商,然后供应商会在满50单之类的情况下出售。所以得找到50个想跟你买一样东西的邻居。”

“昨天拿到了差不多价值50纽币的蔬菜,因为这是最低的下单金额,前一天我们相当于收了50千克的土豆,因为我们找不到一个愿意少送点土豆的单。”

他们的根据是,香港福克斯传媒旗下的一家地方平台进行了最新民调,居住在上海的950名外国人接受了调查。

民调显示,上海的外国公民当中有48%准备一年内离开,还有37%打算等疫情结束再看情况决定去留。

其中48%的受访者表示,即使不能马上走,他们也会在今后12个月内离开上海。另有37%的人表示,他们会等到疫情结束,再看情况决定是否离开。持上述两种立场的人加起来占受访者的85%。

离开是每个人的个人选择,不过我们也看到,另一些外国人却对上海充满了信心。

或许你听过这个名字,安柏然(Andy Boreham)。他来自新西兰,在上海生活、工作了近10年。

作为媒体人,由于长期在外网反击西方对中国的各种偏见,他也被新西兰媒体公开批判过。

据《环球时报》报道,当看到上海的疫情突起,感染人数激增时,安柏然坦言自己并不感到特别担心,“我真的相信上海最终能够战胜这次疫情。在此之前,上海是中国最安全的城市之一,也是应对新冠疫情最专业的地方之一。”

“尽管在此之前这里从来没有暴发过如此大规模的疫情,但上海的专家在过去两年应对境外输入病例时积累了充分的经验,他们治愈了许多感染的归国者,让他们健康的回到了家乡。我时常想这两年生活在这里的我们是多么幸运。只不过,这种情况这次出现了改变。”

和很多外国人一样,安柏然也需要加微信群、参加小区的团购活动。他说自己在小区住了五年,很少和邻居联系,但最近却见证了太多。

“很多人添加我的微信,询问我是否需要什么帮助,这真的让人很暖心。突如其来的疫情把我们团结在了一起,我们都知道这种经历在大城市的公寓生活中并不常见。”

“有一天,当我在楼下做核酸检测时,突然意识到我们街区的一套公寓里住着12名年轻人,这使我有点担心他们是否有足够的生活物资。”

“因为此前我有所储备,所以我主动询问他们是否需要肉蛋等食物。他们说目前情况尚好,只是蔬菜有些紧缺,于是我给了他们一大袋新鲜蔬菜,他们感到很开心。于我而言,这绝对是一种独特的经历!”

“这一次,上海没有选择,只有战胜疫情。只不过,奥密克戎是一个可怕的对手,在战胜它的过程中我们难免会有损失。”

新西兰确诊总数突破90万,奥克兰近期确诊再度上涨,可是已经几乎没有人在意了。

人们恢复工作学习,不戴口罩去餐馆吃饭,大型活动照常举行,政府取消大量抗疫限制,似乎回到了新西兰完全没有疫情的那段时间。

但我们真的回不去了,看似正常的生活依然有着灰色的阴影。疫情就在我们身边,每一天卫生部报告的死亡人数都证明了这一点。

而在中国,由于早期管控有效,两年间大家都过着比较正常的生活。如今奥密克戎突然打乱了大家的生活,但也不必因此陷入绝望。

一位日本男子因上海疫情陷入了零收入的局面,还要想办法给员工发工资。他家冰箱里只有苹果和蛋白粉,因为不太下厨,社区送来的菜也摆在那没有动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