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连续五届世界杯杀入决赛圈,不论这支澳大利亚队是人才辈出,还是内外都满是怀疑,从2006世界杯至今,澳大利亚始终占据着世界杯一席之地。

在世界杯开幕前,澳大利亚已经在卡塔尔获胜他们淘汰秘鲁的点球大战,就是发生在卡塔尔的世预赛附加赛。

当所有球员冲向夸张表演的替补门将雷德梅尼,去庆贺晋级时,球员的黑人中场马比尔倒地哭泣的画面,抓住了所有澳大利亚球迷人心。

这是一位出生在肯尼亚难民营的苏丹后裔,“没有澳大利亚的收容,我和我的家人不可能有延续生活的机会。”马比尔说。

马比尔10岁才辗转来到阿德莱德,而这支国家队,就是澳大利亚作为一个移民国家的典型呈现。

球队当中有、天主教、东正教等各种宗教背景球员,有盎格鲁萨克逊、德意志、黎巴嫩、波利尼西亚、克罗地亚、意大利、美拉尼西亚、法国、荷兰、日本和希腊等后裔。

他们一直不被人看好,哪怕在亚足联序列里,也不是一线实力的球队,但澳大利亚在足球层面上体现出来的竞技精神,完全符合这个被誉为“生活方式最运动化”国家的品性。

澳大利亚第一次打进世界杯决赛圈,是1974年,当时的国家队就由大量的新移民和移民后裔组成。

只是在澳大利亚,足球从来都不是一线运动,和板球、澳式橄榄球,乃至篮球、游泳、网球等相比,足球瞠乎其后。

各种移民后裔,最终的国籍代表选择也有过多重矛盾。1986年多利戈放弃澳大利亚国籍,选择代表英格兰,就是当年的争议话题。

二十一世纪初,克罗地亚足协从澳大利亚挖走了西穆尼奇、塞里奇和迪杜里卡等多员战将,维杜卡一度也险些放弃澳大利亚当时刚独立的克罗地亚,其首任总统,甚至专程去到墨尔本,试图说服维杜卡加盟克罗地亚。

不过在这支2022世界杯澳大利亚队中,过往的族裔冲突降到了低点,或许这也和澳大利亚足球人才在2006年的“黄金一代”之后,产出并不多有关。

其他足协,来这里挖角儿的次数大幅下降,澳大利亚在相对贫瘠的足球人才出产期,反倒形成了内部的团结。

于是也延续了澳大利亚足球相应的风格他们踢得未必好看,他们也从来不在乎自己的足球呈现是否具备美感,但“足球袋鼠”和他们世界闻名的板球队、橄榄球队乃至游泳队一样,敢拼能战,热爱对抗,具备着绝对的战斗意志。

根据各种国际数据调查,在人均体育运动参与时间上,澳大利亚在过去三十年一直保持国际领先,这当然和澳大利亚独特优越的地理气候条件相关,也吻合澳大利亚人热爱户外、热爱运动的性格。

其次是澳大利亚社会享受对抗的亚文化氛围或许会因为他们的直率粗朴,而有很多被外界所诟病处,然而在体育世界里,这是难能可贵的品质。

因此澳大利亚即便地广人稀,却能在世界大多数主流运动项目中保持着国际竞争力。

足篮排之外、橄榄球板球等英式运动,他们是领先者;在游泳田径,以及网球高尔夫赛车,基础项目抑或高市场化的现代运动项目,澳大利亚样样玩得转。

足球略微有些被遗忘,因为和其他运动项目相比,澳大利亚足球还没有世界强队,周边国际地区,也严重缺乏国际竞争力。这是澳大利亚想尽办法加入亚足联的原因。

文化层面,足球在澳大利亚近百年的传承推广,更是在个个不同的移民社区盛行,例如克罗地亚移民的地区联赛。

不过,本土联赛虽然建立了起来,却是半欧半美的混合赛制,没有升降级,市场价值暂且不高。这些都对澳大利亚足球后继人才成长形成了限制。

2006年维杜卡、科威尔和卢卡斯尼尔那“黄金一代”之后,虽然也有卡希尔等知名悍将,但澳大利亚足球人才的培育,需要时刻面对其他运动项目对优秀体育人才的争夺,而足球人才长成到一定年龄,像上海海港的阿朗穆伊,都必然要去欧洲联赛谋求提升机会,否则职业发展成疑。

与法国、丹麦和突尼斯同组,澳大利亚想小组出线很难,不过任何对手,要想打败这支强悍的球队,都需要付出很大代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