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世界杯于上周拉开序幕,首场战事为俄罗斯(普京摊手表情成为本届世界杯的第一个别热门表情包)对沙特阿拉伯(该国的足球实力与其石油储量成反比)。踢了一周,小组赛已经接近结束,该出线的出线,该回家的也回家了。

世界杯是全球规模最大的体育赛事,今年的比赛更呈现了许多设计上的重大变化。首先,比赛采用了名为“视频助理裁判(VAR)”的新技术,这可以对比赛结果产生决定性的影响。韩国队对阵瑞典队的那场比赛中,下半场第六十二分钟,韩国队后卫金民友在禁区内放倒了瑞典队中场克莱森,主裁判作出继续比赛的手势,但在视频助理裁判的提醒下,主裁判吹停比赛回看VAR。视频显示,金民友在铲到球之前先将克莱森绊倒在地,主裁判果断改判点球。瑞典队将点球罚进,比分变成1∶0直到比赛结束。

其次,比赛用的足球经过了重新设计,守门员都讨厌这款新设计的足球;东道主俄罗斯也专为比赛建立了华丽时髦的场馆。不过,最让人津津乐道的当属32个参赛国的新球衣设计,从枯燥至极到独出心裁,新球衣引发了诸多线支球队的球衣,纯粹主义者或许会喜欢Puma为瑞士设计的白色紧身球衣,其极简外观十分经典,可谓球衣界的“海维提卡”[太有工业设计大师迪特尔·拉姆斯(Dieter Rams)的风格了]。

不过,让我选的话,我会投票给尼日利亚。Nike的设计师们显然做了不少功课,而且敢于做出大胆选择。我喜欢这款球衣的图案,它呈现了一种动感以及与国家文化的关联——白色和绿色的搭配与尼日利亚的国旗呼应,波纹状图案则暗喻尼日利亚人的流散历史。

“这款主场球衣致敬了1994年尼日利亚(第一支球队穿着参加资格赛)的球服:绿色的衣服加上以鹰翼为灵感来源的黑白袖子,”Nike在一份新闻稿中解释道,“如今,这些元素通过抽象的羽毛图案和绝妙的色彩呈现出来,用强大的气场征服了球场内外的观众。”

巴西的新球衣也十分突出,让人想起1970年该国家的球服——你会发现,在这批新设计的球衣中,复古风再次掀起潮流。

但像尼日利亚和巴西的新球衣那么显眼的只是少数,许多球衣都沿用了传统的细条纹图案,真是枯燥至极。没错,我说的就是德国、西班牙、墨西哥和比利时。巧合的是,这些国家的球服都出自Adidas之手,看来,Adidas的设计师可能一刀切地采用同个Adobe Illustrator图案。

我不喜欢这些球服有一个非常实际的原因:这些细条纹设计会让我的屏幕疯狂闪烁。另外,韩国的球服设计就只有一个字,丑!Nike说该球服的图案源自韩国的国旗,但这个图案配上大白T,实在不适合出现在球场上。

奥斯卡最佳女主角转型制片人,如何一出手便是《大小谎言》这种横扫艾美奖的作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